嗨嗨
今天是伊耶生日伊耶葛格生日快樂喔齁齁w
祝大家新年快樂喔我最討厭過年了
這篇是伊耶生賀這樣 請多指教w
清水向請安心食用(?)

雷者請按右上角紅色叉叉
OOC可能有(?)

沒問題的話以下--

副標:所謂的約會其實就是一直在吃

        因為情人節當天那爾西無法把工作排開,於是就和伊耶決定把情人節移到和伊耶生日一起過。當然也不是說情人節當天甚麼表示也沒有,一起吃個飯還是有的,只不過地點是在那爾西的書房。
        連同情人節在內,在三天之內做完四天份的工作對那爾西來說果然還是有點吃不消,不過為了能空出整整一天的時間和戀人在一起,那爾西還是拚了命的把工作做完了,更何況伊耶在練兵閒暇之餘也有來幫忙。
        不過這麼緊湊的把工作做完的缺點就是,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想要給伊耶的生日禮物兼情人節禮物的內容。
        「欸?禮物?不用啦你都那麼忙了。」其實伊耶也沒那麼在意禮物,只要那爾西可以把那天空出來就行了。
        「可是」雖然伊耶都這麼說了可是那爾西還是覺得應該做點甚麼。
        看著那爾西雖然裝的不太在意卻還是欲言又止的樣子,伊耶便站起身,手撐上辦公桌欺身到那爾西的耳邊。那爾西微微瞪大眼睛,極力保持冷靜,但耳根的微紅卻出賣了他現在心裡有些混亂的事實。
熟悉的味道就在自己的鼻尖環繞,讓伊耶差點無法自制的就直接吻下去,不過難得理智戰勝了。反正要親等等還是有機會的。
        「吶,不然你把自己用緞帶綁一綁送給我,如何?」用極其邪媚的聲音說出了足以讓人心神大亂的話,伊耶當然也不是臉不紅氣不喘,只是相較那爾西在聽了之後直接脹紅的臉,他也就只是耳根泛紅而已。
        為了避免直接被呼巴掌,伊耶講完之後在那爾西的頰上偷親一口,果不其然那爾西在片刻呆滯後也不顧自己的臉還是脹紅的狀態就直接對著此刻正準備坐回位子上的罪魁禍首大吼。
        阿阿還來不及坐下就被趕出去了,伊耶想。
        「那麼,我很期待呦~
        關上的門瞬間隔絕了與走廊的安靜不相符的怒吼。
///
        晚上洗完澡後,那爾西躺到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明天的事。難得一日的休假,以及難得和戀人共度一整天的時間。在禮物方面,雖然理智上直接否決了甚麼「把自己綁一綁送給伊耶」這種荒謬的結論,但是心中隱隱約約確實存在著某種悸動,如果是難能可貴的放縱也許不無可能。才想到這裡那爾西便將瞬間紅了的臉埋進枕頭裡,再度否決掉這個荒謬又令人害躁的提案。
        思及至此,那爾西拿起被放在床頭櫃的魔法通訊器。
    「那爾西那麼想哥哥嗎那麼晚了居然還打來給哥哥,哥哥開心的痛哭流涕嗚嗚嗚睡不著的話要哥哥唱安眠曲直到你睡著也是可以的喔!」接起的第一秒就讓那爾西後悔打這通電話。
        「修葉蘭給我閉嘴!」控制住想掛掉通訊器的衝動,那爾西在修葉蘭沉默之後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你覺得要送伊耶甚麼生日禮物?」
        「恩居然是這種問題嗎說真的真不想回答呢不過那爾西居然會問哥哥問題我真是太感動了好好好不要掛通訊啦,那鬼牌劍衛生日是甚麼時候呢?」
        「明天。」照實回答了之後,那爾西好像聽到了疑似水噴出來的聲音,接著便是一陣嗆咳。
        「那爾西不會覺得現在想有點晚嗎?」修葉蘭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虛弱。
        「就是因為這樣才問你啊而且你覺得我有時間嗎?」自家皇帝的逃跑性格修葉蘭又不是不知道。
        「那鬼牌劍衛有表示過想要甚麼嗎?」
這個問題讓那爾西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非常小聲地說了這個荒謬到令人想死的提案。
        「把我綁一綁送給他
        通訊的另一頭再度傳來了疑似噴水的聲音,然後便又是一陣咳嗆,不過似乎比剛剛還久。
        「修葉蘭…?」
        「咳那爾西不要想不開阿!那個伊耶口味吃這麼重嗎?!我的那爾西千萬不要被他騙了啊
        ……」羞恥到講不出話的那爾西已經把臉整張埋進枕頭裡了。
        「那爾西?那爾西有在聽嗎?你該不會真的在考慮吧?千萬不要隨便就把自己送出去阿怎麼被吃的都不知道啊!有聽到嗎那爾西有聽到就給個回應阿哥哥很擔心你是不是不小心就被吃掉了阿」修葉蘭似乎開啟了甚麼保護弟弟的好哥哥碎碎念模式,如果不打斷的話似乎一時半刻不會停止。
        「修葉蘭你好吵」悶悶的聲音從枕頭傳出來透過通訊器傳到修葉蘭耳裡。
「嗚嗚那爾西你怎麼這樣哥哥這是在關心你啊怕你不小心就被那傢伙吃掉了啊」似乎有甚麼東西碎裂的聲音傳來,不過那爾西也沒有多加理會,只是繼續把頭悶在枕頭裡。
           「所以我到底該怎麼辦修葉蘭如果你沒有辦法我就要掛通訊了。」
           「等等啊那爾西你該不會真的在考慮把自己綁一綁送他吧快點告訴哥哥不是阿哥哥的玻璃心沒辦法承受阿阿阿啊」在修葉蘭還沒有講完那爾西就果斷地把通訊掛掉了。
           總覺得這通對話完全沒有意義,找人求助之後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讓自己的頭更痛了。那爾西無奈地起身關燈,躺在床上任由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
           算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
           清晨溫暖的陽光從窗外灑落在床上,外面啾啾的鳥叫聲吵醒了原本就習慣淺眠但因為連日勞累而難得睡著的那爾西。習慣性看了看擱在床頭的時鐘,那爾西活動了一下身體。
           「還很早啊
           不過反正醒了都醒了,就算躺回去也睡不著,那爾西便起床梳洗更衣。
           但是在打開衣櫃之後便臉色有點難看的楞在原地。
           他似乎沒有除了正裝以外的便服
           因為平時並不會外出,就算是休假也都是待在房間不然就是聖西羅宮的花園,就算練劍也只是把披風拿掉而已,而且說起來,這次大概是和伊耶交往以來第一次出去,恩,約會嗎?
           想到這裡那爾西頓時有一種想躲進洞裡的感覺,不過最後還是穿了正裝,畢竟總不能穿睡衣吧?
           換完裝簡單的吃過早餐後,那爾西便打算踱到聖西羅宮的後花園看書順便等伊耶。
           才剛踏到花園,就看到銀髮男子的背影坐在矮牆旁的長椅上,即使不是穿著平常練兵的軍裝,還是透著一股淡淡的霸氣。那爾西沒想到伊耶會那麼早就過來,愣了一下還是朝他的方向走去。
           似乎是聽到那爾西並沒有刻意放輕的腳步聲,伊耶回過頭看到是那爾西便微微一笑起身,接著便皺眉疑惑的問:
           「那爾西,你好好的休假幹嘛穿正裝?」聽到問題的瞬間那爾西在心裡大大翻了一個白眼,想著要不要解釋時伊耶就恍然大悟的握拳敲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你該不會是只有正裝吧?」看到伊耶微微上揚的嘴角那爾西瞬間有了想死的衝動。
           「嗯。」眼下翻白眼和轉身走回房間似乎都不是好選擇,那爾西臉色有些難看的應了一聲之後便沉默了。和自家戀人難看的表情不同,伊耶噗的一聲笑出來拍拍那爾西的肩膀:
           「逗你的啦我當然知道你沒有便服,等一下再去買吧!」那爾西這次真的翻了個白眼後把伊耶還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拍掉,依然臉色不善的問:
           「你等多久了怎麼不直接去叫我?」伊耶聞言聳肩笑了笑:
           「其實沒有很久想說還很早你可以再睡一下。倒是你那麼早起來幹麻?」
           「那是我要問你的,就醒來然後就睡不著了。」
           「欸是嗎?那麼想我啊?」在那爾西皺眉正想反嗆回去,卻見伊耶伸出一隻手到自己面前,像是邀請的動作。
           「這是幹麻?」
           「所以我的代理皇帝殿下要走了嗎你今天應該不是來跟我吵架的吧?」伊耶微笑,手就舉在那爾西面前。像是想要掩飾微紅的臉,那爾西在有些不情願地搭上伊耶的手後,低頭直接轉身往花園出口的方向走去。
           「走了啦!」
           「是是是你走那麼快幹嘛而且你知道要去哪嗎?」聽到那充滿愉悅的調侃聲,那爾西瞬間咬牙切齒的回瞪了自家戀人一眼,當然在伊耶眼裡一點殺傷力也沒有。
           但兩人握緊的手依然沒有鬆開。
///
           為了不那麼引人注目﹝要知道代理皇帝和鬼牌劍衛一起出宮是一件非常不尋常的行為﹞,伊耶在出宮之後直接用傳送陣將他們移到自己常光顧的服飾店,幫挑了兩三套適合平常休假出門穿的衣服後,除了那爾西身上穿一套,便將其他﹝連同穿出來的正裝﹞一起傳送回那爾西的房間。對於這個景象那爾西雖然覺得違和,卻也不好說甚麼。
           那爾西其實對伊耶挑的穿著沒什麼意見,畢竟自己對穿著也沒有甚麼堅持,只是對於伊耶挑衣服的眼光還滿好的這件事感到有點驚訝。本來以為自己會被直接丟給櫃檯小姐解決﹝畢竟人家櫃台小姐看到那爾西的臉都發亮了﹞,沒想到伊耶是甩也不甩那個服務生直接就幫他挑了。倒是伊耶看到他一副欲言又止的微妙表情反而有些不耐煩地問了:
           「你有話就說幹嘛一副想講甚麼又不講的樣子,還是你對我挑的衣服有甚麼不滿嗎?」
           「我沒有不滿,只是有點驚訝罷了。」
           對於伊耶「這有甚麼大不了的」的眼神,那爾西只是聳肩,並沒有解釋的打算。伊耶看那爾西並不打算解釋,只好壓下自己的疑問結束這個話題。
           「那麼,現在要去哪?」無視伊耶非常自動牽上來的手,那爾西沒有反握也沒有甩掉,只是為了避免尷尬而覺得應該說些甚麼。
           「恩快中午了,你會餓嗎?」伊耶看了一下時間,果然挑衣服加試穿就花掉了快要一個早上,雖然自己收穫不少咳,扯遠了。
           「是不會。」
           「你有甚麼想去的地方嗎?」
           ……看著那爾西沉默的看著地上,驚覺說錯話的伊耶瞬間想打爛自己的嘴巴。正想說甚麼「那我帶你去到處晃晃吧!」之類的話打斷沉默,那爾西卻小小聲地說了自己想像不到的地方。
        「糖果店。」
        「蛤?」糖果店?我怎麼都不知道那爾西喜歡吃糖果到這個會帶土產回家的地步?
        「這附近有吧?糖果店?」無視伊耶訝異的眼神,那爾西依然是堅定且不容反對的語氣。
        「阿阿,是有啦不過真稀奇耶你居然會想去糖果店?」伊耶的語氣從驚訝轉為參雜些微調侃。
        「其實只不過是想找個不知道還存不存在的東西。」那爾西臉上寂寞的表情一閃而過,快的伊耶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心中隱隱約約知道了原因,握在掌心的手不禁緊了緊。
        自從那爾西和自己在一起之後,一旦露出這種表情一定會被自己罵,其實並不是不知道那爾西小時候的生長狀況以及對修葉蘭的感情,有一些情感是無法被其他人取代的,這些他都懂,只是希望眼前這個甚麼都往自己心裏吞的戀人能多依靠自己一點。
        何況後面投來的視線像是要把他殺了。
        「那就走吧,磨蹭甚麼?」伊耶一如往常讓那爾西鬆了一口氣,果然這就是默契嗎?
///
        另一方面,在後面跟著戴著墨鏡口罩宛如變態的兩人持續尾隨著。
        「話說到底為甚麼不要啊?而且還要成這個樣子?」變態一號F統終於受不了的開口了,即使講出來的是反話卻莫名的不違和,如果套在變態二號身上的話。
        「當然是要暗中保護我的那爾西以免不明不白就被那個惡鬼吃掉了啊!!」變態二號H4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還有我覺得高個剛剛有去腳看了我們眼耶,是不是被隱藏了啊?」變態一號有些擔心地問道,其實只是怕被扣薪水而已。
        「放心啦我們偽裝的那麼好一定不會被發現的。」變態二號似乎完全沒有發現「他們已經被發現」還有「他的偽裝很失敗」的事實。
        「所以他們到底不要回哪裡啊?阿阿他們停出來千家店了!」變態一號雖然很想回去但還是非常盡職地繼續跟監任務。
        「阿阿甚麼甚麼我看我看!」變態二號一把搶過望遠鏡看了那家店的招牌,瞬間沉默了。
        是糖果店哪。
        看到修葉蘭瞬間沉默之後有些失神的表情,范統拿過望遠鏡看了一下招牌,接著只是拉住修葉蘭的手。
        「往前囉?」有點慶幸詛咒難得沒有在這時候發作,「嗯。」的一聲中范統只聽到了修葉蘭幾不可聞的哽咽。
///
        要知道小時候的印象都已經模糊了,包裝的長相和顏色早已不記得,何況包裝是可以變的,那爾西唯一還有印象的只剩下味道。
        還好這家店是可以是吃的,但在看到滿山滿谷幾百種不同的糖果後那爾西整張臉都綠了。
        在努力地對店員描述了糖果的味道後,店員想了想之後就指了指其中幾櫃叫那爾西去試試看。就在那爾西帶著有些慘白的臉色去是糖果之後,伊耶注意到了門口的動靜,便對那爾西說了句自己出去看看一下就回來之後就往糖果店旁的巷子走去。
        果不其然看到帶著稍微悲傷笑容的梅花劍衛(變態一號)和東方城的代理侍(變態二號),伊耶面色不善毫不客套的問道:
        「請問堂堂東方城高層和我國梅花劍衛這是在做甚麼呢?」跟蹤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現在直接叫我出來打擾我約會是怎樣?
        「鬼牌劍衛,叫那爾西不用找了,他想找的糖果在一般店家是找不到的。他如果真的想吃我之後再拿給他。」修葉蘭笑著對伊耶說完之後,便拉著范統鞠躬告辭(化身變態繼續跟)了。
        伊耶打從心裡感到無言,又為這對兄弟相同的心意卻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情況感到無奈。看了遠處的變態二人組,伊耶還是決定之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轉回糖果店。
        但是一轉回店裡去就看到了另伊耶瞬間傻眼的景象。
        十幾小包的糖果被放在櫃台結帳,伊耶真的開始懷疑自己對那爾西的認識了。
        「怎麼這麼慢哪?」那爾西看起來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你買那麼多做甚麼?」沒有正面回答那爾西的問題,伊耶直接道出自己的疑問。
        「因為這幾種味道比較像想說帶回去研究看看你這是甚麼表情啊?」
        在這種狀況之下就算是伊耶也沒辦法想出要怎麼阻止,要怎麼說?「剛剛你哥找過來叫你不要買了」這樣嗎?
        最重要的是,他沒看漏那爾西微微上揚的嘴角。
把糖果傳送回那爾西的房間後,伊耶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到了下午茶的時間,便問那爾西:
        「你要去吃個下午茶之類的嗎?之前有人推薦我一家很不錯的喔!」
        那爾西原本還上揚了嘴角的表情突然變得很難看:
        「還要再吃甜的喔?」
        「不然我們也可以去吃別的啦!」
///
        在他們吃完了鹹的下午茶(其實內容都差不多只是那爾西突然超級抗拒甜食)之後也差不多傍晚了。
        並沒有特定的地方想去,應該說並不知道有甚麼地方可以去,所以伊耶便帶著那爾西到附近的舉辦的祭典逛逛。
        雖然說並不喜歡人多雜亂的地方,但難得不同於聖西羅宮冷清的熱鬧也小小渲染了那爾西的心情。在伊耶的帶領下,那爾西像個興奮的小孩東看看西看看,不抓好的話一個不小心就會迷路的那種感覺。伊耶難得看到那爾西表現出較為符合年齡的一面,平常就是個除了公文還是公文,對於甚麼事都往心裡塞的面攤,也許是成長環境的逼迫導致心智年齡較一般同齡孩子老成,但卻沒人記得他也只是個19歲的少年。
        在思緒神遊的同時,伊耶感覺到自己的袖子被輕輕拉動而回過神,看到頭上戴著方才射飛鏢拿到的面具,一臉認真地指著前方不遠處賣糖葫蘆的店家問:
        「伊耶,那個紅紅一串是甚麼?」
        「糖葫蘆,就是把草莓或番茄串成一串淋上糖漿冷卻。」
        「那圓圓一個的是甚麼?」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來,但那爾西直接散發著「我想吃」的氣場。
        「喔,是糖蘋果。你想吃喔?」
        「嗯。」完全沒有掙扎還一臉誠懇地點頭,伊耶開始懷疑眼前的這隻到底還是不是自家戀人。
        雖然這樣的那爾西也很好啦,也許這才是他真實的一部份。
        「剛剛是誰說不想吃甜的啊?」雖然口中這麼說,但還是牽著那爾西的手往攤販移動,完全無視自家戀人毫無威脅性的狠瞪。
        一邊吃著蘋果糖,那爾西跟著伊耶走到離人群較遠,幾乎沒有人的河堤旁草地。
        雖然沒有辦法像伊耶那樣毫不拘束的隨意躺下,那爾西還是在稍微清理一下周圍之後躺在伊耶旁邊。
        舒服的風吹來,輕拂過少年金色的髮絲。湛藍色的眼睛看著滿天星斗的夜空,放空自己混亂的腦袋讓心情跟著夜晚的寂靜一起沉澱,微微冰涼的手充滿銀髮少年的溫度。
        「那爾西?」
        「嗯?」
        「你今天開心嗎?」
        「摁。」好久沒有那麼放縱了阿
        看到那爾西嘴角微微一笑,原本還想說甚麼的伊耶瞬間沉默下來。
        你能開心就行了阿。
        「吶,伊耶?」那爾西有點不確定的開口。
        「嗯?」
        「生日快樂,今天真的很謝謝你」話還沒說完,那爾西就感覺到伊耶的氣息噴灑下來,只見伊耶兩膝跪在那爾西腰側,雙手撐在頭的兩側,呈現一個極其曖昧的姿勢。意識到這點的那爾西瞬間有些亂了呼吸。
        「所以說,身為壽星我有沒有禮物?」在這個情況下,伊耶其實也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游刃有餘,但還是忍住了衝動調整呼吸。
        「是你自己說不要的吧?」
        「有阿,你。」說完的瞬間,那爾西臉又非常不爭氣的爆紅,只見伊耶微笑卻沒有要移動的樣子,咬牙除去內心的掙扎後,便傾身向前吻住伊耶的唇。
        而伊耶似乎沒有料到那爾西會真的吻上來,一時間還愣在原地無法反應,直到那爾西因為無法戰勝羞恥心而退開後才回過神。
        「許願?」似乎想掩飾剛才極其羞恥的行為,那爾西在調整了呼吸之後看著還愣在自己上方的伊耶,出聲問到。
        剛從訝異回神的伊耶聽到那爾西的話後莞爾一笑,頓時心情大好。
        「那麼第一,恩格萊爾那混蛋給我好好地回來辦公。第二個嘛死老頭可以不要那麼囉嗦閉上他的嘴,至於第三個」話語消失在彼此相連的氣息,飄散著淡淡的,糖蘋果的味道。
       
當然是希望可以永遠跟你在一起。
 
在同一片夜空的見證之下,互相緊扣的十指似乎可以延續到永遠。
 
-小番外-
        「伊耶,你知道你的願望給我帶來很大的麻煩嗎?」
        「蛤?」
        「你知道讓恩格萊爾處理公文的後果就是我必須多花一倍的時間重改他那亂七八糟的公文!!!!


///
又來到了廢話很多的後記
其實這篇稍微把之前看過的放進去了
像是果子大大的遊樂本之類的www
其實我滿喜歡兄弟親情向的那一段故事雖然沒有某人那麼狂熱
雖然沒有寫得很明顯不過看過沉月的話應該都會懂得吧w


有些東西只能一點一點改變
強行突破只會造成反效果
不要一直往別人不想揭開的過去上撒鹽
在沒有準備之前只會造成傷害

好吧我好嚴肅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文喔w
希望各位大大多多指教(請咬小力我怕痛)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ゆん 的頭像
ゆん

ReSTART

ゆ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