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遲了,不過還是萬聖節快樂!

我願意做為食物給洛洛吃掉。

周棋洛與我,第一人稱敘述

R18車,不喜歡請按右上角叉叉離開qwq

交往後設定,沒問題的話以下

 

-------------------------------------------------

 

 01.

        又到了一年一度華銳集團舉辦的萬聖節化妝舞會,作為旗下投資製作公司的製作人代表,我也被邀請去參加了這場化妝舞會。這場舞會之所以會被外界強烈關注,除了來賓的身分每個都赫赫有名之外,每個人角色扮演的對象都是由華銳集團指定,而且總是會有許多額外莫名其妙的要求。身為製作人的我當然不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寫出一篇能夠轟動戀語市的報導。

        早在一個月前就收到邀請函的我,因為實在太忙了,於是便請悅悅幫我準備的衣服,雖然條件大抵都符合,但是總覺得和想像中有點差異,不過算了。

        一邊準備要帶出門的東西,就接到了周棋洛的電話。不用說,這傢伙肯定是會被邀請參加的,但我也挺好奇他會被指定扮成甚麼樣子。

        「喂?小薯片嗎~我和遠哥的車現在在你家門口,你應該還沒出門吧?」聽著話筒另一端洛洛興奮的聲音,我往窗外一看,果然是遠哥的車子,便回了句要出門了,披上大衣,將小道具和相機電池塞入包包走出門。

        「小薯片的雙辮子頭怎麼可以這麼可愛!」一上遠哥的車,後座的金色毛球就朝我蹭了過來,頭上還帶了毛茸茸的灰色獸耳。我小心地注意不要將固定好的獸耳弄歪,輕輕揉了揉那顆帶了幾搓銀色挑染的金色腦袋。突然感受到在我身上蹭來蹭去的毛球動作一僵,霍地起身按住我的肩膀,眼神暗了幾分。

        「阿薯,你的衣服…」我往下看了看,阿,大衣的扣子在不知不覺中被周棋洛解開了。

        「阿,是小紅帽喔。你看,後面還有個帽子。呃,洛洛?」我轉身將帽子從大衣後領中拉出來,卻整個人被周棋洛從背後抱入懷中。

        「那麼,『這些』是怎麼回事呢?」

周棋洛一手從腰側滑下,沿著我的大腿撩起紅色短裙,在我耳邊用低沉的聲音輕聲說了『這個』,大拇指伸進吊帶與大腿間的空隙,手掌貼著我的大腿向上輕撫。另一手則貼著胸部下緣往上,然後手指伸進中間簍空設計的的愛心缺口,用更低的聲音說道『和這個』,並用指腹撫著滑過尖端。

「阿…」沒想到他會在車上就那麼大膽,一瞬間沒忍住聲音。

「真是的…」有點困擾的輕輕推開他的手轉身,被他緊盯著感覺有點難為情,便摸摸頭上的獸耳問到,「洛洛扮演的是甚麼啊?這個獸耳…」

「是大野狼喔。」周棋洛邪惡的一笑,露出裝飾的虎牙,俯身輕咬了一下我早已發燙的耳朵。

「這麼可愛的小紅帽,真想立刻就在這裡吃掉。」色氣的聲線在耳邊響起,我的臉現在肯定和衣服是一樣的顏色了。為了避免這樣羞恥的氣氛,我轉身拿出我被指定的小道具。

「我也有耳朵喔,你看,兔子。」戴上白色的兔子髮箍,我又戳了戳周棋洛的狼耳。

「我說,薯片小姐,」周棋洛的眼神又暗了幾分,手又開始不安分了起來,低低的在我耳邊說道「穿得這麼誘人,是有甚麼其他想法嗎。」

「我才沒有…」我臉一紅,雖然穿成這樣不是我的本意,但是看到衣服的瞬間確實是閃過了這樣的念頭甚麼的,這種事才不可能說出來呢。

「這樣啊…」周棋洛沒有再說話,只是將我的大衣穿回,然後從背後緊緊抱住我,不知道在思考些甚麼。

「阿,遠哥,在這邊放我下車吧,我走過去…」畢竟是大明星周棋洛,流言甚麼的還是越少越好。

「不了遠哥,我們一起進去就行。」周棋洛打斷我的話,語氣絲毫沒有讓步空間。

「好吧,你記住不可以太超過阿。」遠哥回頭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又對我說,「你也稍微盯著他不要讓他吃太多喔,雖然我的超過並不是這個意思…」

「好的,我知道了。」總覺得有點奇怪啊,我疑惑的看了看周棋洛,不過既然遠哥答應的話那應該就是沒問題?

周棋洛沒說甚麼,只是對著我笑了笑,然後牽著我走下車。

 

等等,牽著我?

 

周棋洛回頭對著惶恐的我,露出虎牙瀟灑又邪惡的一笑,將食指抵在唇上。

「大野狼和小紅帽當然要一起登場阿。」

 

02.

        好不容易躲過了媒體的追殺,明明我才是媒體人阿為甚麼也有我被追殺的一天。怨恨的看了一眼那個狼尾巴搖的厲害的周棋洛,一想到那個邪惡的微笑又讓我的臉燙了起來。

        走進會場,食物的香味飄來,身旁的畫風立刻就不一樣了。

        「Souvenir!」那隻剛剛還露出邪惡笑容說要吃掉我的大野狼,立刻平下耳朵化身為一支小小灰,興奮地拉著我衝到食物吧檯,恨不得主辦方立刻宣布開飯。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頭,拉著他入座,拿出記事本及相機開始準備工作。

        「和阿薯在一起總是會忘記要保持形象呢。」周棋洛起身對我微微一笑,將他的外套披到我身上,趁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在我臉頰邊偷親了一口。「外套不准拖掉喔,那麼我先去做表演準備,好好看著我帥氣的樣子吧 !」

        不得不說,即使是在這群星聚集的宴會,周棋洛的光芒仍然不減,在舞台上可愛帥氣又帶了點邪惡,那麼努力的樣子是那麼的閃耀動人。這是大家的小太陽周棋洛。

        這樣的他我也很喜歡,但我果然還是最喜歡那個,在我面前會撒嬌,會鬧彆扭,會用充滿慾望的表情看著我,是天使又是大野狼的周棋洛,只屬於我的周棋洛。

        「阿薯,你的臉怎麼那麼紅阿,身體不舒服嗎?」說時遲那時快,結束了表演的周棋洛非常燦爛地拿了一大盤的食物回來。

        「沒有…」因為想到你所以臉才那麼紅,這種羞恥的話怎麼可能說得出來。

        於是就在我記錄與拍照的期間,周棋洛除了他自己的食物之外,也對我持續進行餵食的動作。雖然專注於紀錄及表演,但李澤言的廚藝真的非常令人震驚,即使無法專注在食物上也能吃出食物的美味。

        好不容易表演結束,吃飯時間也告了一個段落,會場的樂隊開始演奏悠揚輕鬆的管弦樂,周棋洛微微一笑,對我伸出手。

        「Shell we dance ?」

 

03.

        只能說周棋洛真不愧是國際超級巨星,連幾乎不會跳舞的我都能被他好好的引導。看出我沒有一開始那麼緊張不安之後,周棋洛便將放在腰上的手收緊,氣息瞬間貼近,氣氛曖昧了起來。周棋洛時不時親吻我的脖頸,腰上的手時不時滑過敏感的地方,我感覺到身體漸漸地發燙。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繞到了宴會廳旁邊提供休息用的陽台。

        「吶,薯片小姐,不對,我可愛的小紅帽,今晚…」兩手將我禁困在欄杆,邪惡的一笑,用低沉又色氣的聲線在我耳邊吐息,一震酥麻爬上。

        脖頸處被輕輕吸吮著,束腰設計的緞帶被解開,連帶胸部下緣的收緊也被鬆開,胸前被輕輕包覆揉捏,頂端也有意無意地挑動,手掌沿著大腿伸進我裙底,敏感的花核隔著底褲和吊帶襪感受到指腹的刺激,我無法控制的環緊周棋洛的脖子,忍不住呻吟。

        「摁阿…」吊帶襪和底褲被扯下,花蒂被直接刺激,我感受到液體沿著我的大腿留下,風吹來的一片涼意讓我下意識貼近這隻準備把我吃乾抹淨的發情野狼。

        「你這樣我會忍不住阿,小薯片。」周棋洛輕輕解開褲頭,我感覺到硬挺的小小洛貼著花蒂輕輕摩擦,時而摩擦至穴口,這樣的觸碰讓人十分難耐。

        「洛…」我無意識地抬起一隻腿攀上他的身體輕輕磨蹭,硬挺又深入了幾分。我看抬頭望向周棋洛,試圖用行動及眼神向他傳達我的難耐。

        「Trick or treat?」大野狼邪惡的笑了笑,將小小狼又前進了幾分,然後再退出,花蒂的刺激被悄悄加重,慾望漸漸侵占我全部的腦袋,酥麻散佈全身。我受不了的前進,吻上周棋洛。

        終於,大野狼吃了小紅帽。

「摁阿…阿…」我的大腿被一把抓起,慾望突然被填滿,並激烈了起來。所有的敏感處一次一次的被攻擊,激情一層層疊加,我再也無法忍耐的喘息出聲。

        大野狼的低吼,小紅帽的嬌喘,規律的嘖嘖水聲,在陽台的死角默默演奏著激烈淫瀰的樂章。

 

        最後是怎麼離開會場,怎麼被周棋洛帶回家,又怎麼被這隻發情的大野狼吃了好幾回,我已經不記得了。

 

-----------------------------------------------------------------------

 

遠哥辛苦你了!!!!!(?

所以說,究竟是trick還是treat呢wwwwww(笑

又開了一次車,我對不起社會大眾

自從開了小屋系統之後我進遊戲的次數大幅增加阿

是說看了獨家記憶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已經不知不覺地上了洛洛的床了嗎!!!!!!

可以的!完全沒有問題!請把我當成食物吃掉吧棋洛大人(心甘情願

 

錯字甚麼的歡迎留言指教qwqqqqq

大家的喜歡和留言就是我繼續開車的動力!

謝謝看到這裡的妳/你/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ゆん 的頭像
ゆん

ReSTART

ゆ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