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這裡是優。

又到了七夕這個虐狗的節日啦,我好像還沒有跟別人一起過過七夕欸哈哈哈qwqqqq

抱著,阿這就是夏天,這就是青春啊!!,這樣的想法,用原創寫了這邊七夕文。

希望有機會的話,可以讓原創的孩子們再與大家見面喔!

我才不會說其實他們的設定有夠複雜而且還是我邊洗澡邊想的www

可以的話請配上不專業BGM

雖然跟想像中的有很大的差距,我還有非常多不足的地方,不過我會努力越來越好的!

虐文,不適者繞道。

以下。

--------------------------------

 

『我們站在橋的兩岸,

   既不是鵲橋,跨越的也不是銀河,

    雨還在下著。

    你踩著木屐,走向那開滿紅花的彼岸,

    留我一人在沒有你的黑暗。』

 

01.

 

        「等很久了嗎?」即使帶著些微喘息,依然是又甜又好聽的嗓音在身後響起。

        「不會。」平時放下的微捲黑髮往後盤起,飄然的櫻花色浴衣與微微淡妝,讓人不禁幌了神。

        「笑甚麼?」我不自在的轉頭,卻聽到妳笑出聲。可惡,臉上的表情肯定出賣了我,那麼可愛是想殺死誰。

「沒什麼。」妳又對著我笑了笑,走到我身旁,淡淡的香味像我飄來,我轉頭看到嬌小的妳,從我的高度可以清楚的看到頭頂。

與頭上那個藍紫色的楹花髮叉。

        「走吧?」妳歪頭看了看我,我忍住了把那個髮叉拿下來的衝動。

        「對不起喔,今年只有我陪妳,妳應該比較想和哥哥來逛吧?」

「才不會呢,那個笨蛋工作狂。」就算不說出來,我也看得出來那個寂寞的表情阿。

我們三個是青梅竹馬,從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在一起。小時候,我家爸媽和妳家爸爸會帶著我們一起逛每一年在這個城市舉辦的煙火大會。嬌小又可愛的她,總是坐在叔叔的肩膀上,綁著兩條辮子,吃著蘋果糖,小時候覺得很羨慕,也曾經要求過爸爸讓我坐在肩膀上呢。

去年的煙花大會,妳和哥哥開始交往了,哥哥送給妳那個櫻花髮叉。

然後那個笨蛋哥哥,隨便說了一句,「那就交給你了,要幫我照顧好她喔。」就跑到國外去進修了。

 

        「不說他了,我們今年也要好好地玩喔!走吧!」妳拍拍兩頰,露出和平常一樣燦爛又精神的笑容。

       

02.

       

        每年的七夕煙火大會,我們都會提早一點出門,到附近常去的小神社去參拜,抽個籤。

        對我們來說,這甚至比新年參拜,還要更重要也說不定。

        踏過鳥居,萬息瞬變,如同踏入神的領域一般,我想這座神社所侍奉的神明,肯定是一位很舒服,安靜,慈祥,而且十分溫柔的神吧。

        小時候常常一邊玩著剪刀石頭布,贏了就可以向前走,原以為很長的樓梯也一下子就走完了。

        一踏上頭梯的最後一層,眼前是一條石子路。風輕輕吹來,參道兩旁的樹沙沙作響,像是歡迎我們的到來。妳輕輕撥開吹亂的髮絲,順著塞到耳後。

        因為這只是個小神社,所以來參拜的人很少。不過老住持說,這裡是他非常喜歡的地方。小時候我曾問過住持爺爺,這個神社住的是甚麼樣的神明。住持爺爺微微笑沒有說話,最後閉上眼睛說,你所感受到的,就是這樣的一為神明。現在的我大概懂了當時老住持說的意思吧。

       

        「大凶」我打開手中的詩籤,嘴角抽蓄了一下,轉頭看到妳也一臉哀怨地看著手上的籤。

        「這個巧合也太巧了吧」妳看了看我的籤,再看了看自己的,再抬頭看看我。我們在靜默中互相對視了一下,苦笑出聲,一起走向綁籤樹。

        「聽說大凶也不好抽呢,或許某方面來說也是運氣也說不定,對吧?」妳面色僵硬,試圖用輕鬆的語氣,但似乎沒有成功隱藏住心中的不安。

        「會沒事的,這就是一種警惕吧,要我們今年更加小心。這裡的神明大人是個好人,肯定是這麼想的。」我拍拍妳的頭,將籤紙綁上其實掛著不多凶籤的樹,接著和妳一起走向拜殿。

 

『啪啪』偷偷轉頭看了看雙手合十,一臉認真許願的妳,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

        我也拍了兩下手,閉上眼睛,許了個願。

        再次睜開眼睛,發現妳還在許願。深鎖的眉頭,顫動的睫毛,臉上淡淡的紅暈,微風輕拂而過的髮絲,靜謐得彷彿時間停了下來,彷彿這世界上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怎麼了嗎?」突然妳睜開眼,大概是看見了我還愣著的蠢樣。

        「沒什麼。」尷尬的轉頭故作匆忙地看看錶,呃,還有一些時間。

        「好久不見。」雖然沙啞但依然顯得神氣充足的熟悉聲音從身後傳來,我們倆轉頭一看,阿,是老住持呢。

        「好久不見,住持爺爺!」雖然平常不太會看到的住持爺爺,但因為小時候常來,所以也熟了。妳掩不住開心,咚咚咚地往老住持小跑步過去。

        「要不要來聊聊天呢。」老住持拍拍妳的頭,對著我們倆微笑說道。

        「好!」

 

03.

 

        「住持爺爺我跟你說,這傢伙剛開學的時候硬是纏著我陪她去哥哥的班上送便當,結果塞給哥哥之後就立刻丟下我跑掉了,你說她是不是膽小鬼!!」害我還要跟那個神木哥哥解釋這是怎麼回事,真是夠了。

        「我才不是膽小鬼!」妳鼓起腮幫子,一臉委屈地看著住持爺爺,「只是開學第一天就去三年級的教室很可怕嘛….

        「哈哈哈哈哈」住持爺爺笑咪咪地聽著我們你一句我一句講著最近的一些日常瑣事,偶爾回應幾句,一邊喝著茶。

        風輕輕吹著,涼亭邊的大樹搖曳著發出沙沙的聲音,飄落下幾片樹葉,蟲鳴鳥叫此起彼落,明明應該是炎熱的夏季,卻感到十分寂靜涼爽。住持爺爺看了看茶杯,又看向一旁的大樹。

        「不知道荊甚麼時候會回來」妳喃喃道,看起來似乎很寂寞。

        「荊去哪裡啦,今年怎麼沒有一起來呢?」住持爺爺喝了口茶,問道。

        「哥哥到德國去留學啦。」然後就都不回來了。

        「唉呀,這麼厲害呀。」住持爺爺點點頭,「一個人在國外一定很寂寞,你們要常常和他聯絡阿。」

        「有試著想要聯絡,可是不知道要跟他說甚麼才好萬一打擾到他的話就不好了。」妳寂寞的低下頭,「相隔了這麼遙遠的距離與時差,我到底還有甚麼可以為他做的呢」妳的聲音越來越小,睫毛之下似乎還透著一股水光。

        住持爺爺沒有說話,只是拍了拍妳的頭。

        我說不出甚麼安慰妳的話,只能任由氣氛沉默。時間彷彿過了很久很久,我們安靜地看著夕陽落下,世界落入一片黑暗。

一點一點的螢光從樹林間慢慢升起,像是施了魔法般慢慢擴散到整個樹林,慢慢地圍繞到我們身旁。

        夜晚靜靜的明亮了起來,一閃一閃。

        「好美」妳走出涼亭,眼睛裡映照出漂浮在樹林間的點點螢光。

        我也走出涼亭,沐浴在這一片螢光之中,心也像是被照亮一樣,充滿溫暖,原來這裡的神明大人還是個魔法師阿。

        「螢火蟲的一生十分短暫。」住持爺爺輕輕說道,聲音雖輕,但卻透著一股力量,「他們能夠發光的時間有限,而且不知道甚麼時候會突然被天敵給吞食,因此會在這非常短的時間內,竭盡自己,利用這短暫的光芒傳達自己的意志。」

        「人生也一樣。」住持爺爺停頓了一下,抬頭望向那片螢光,又像是看向某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在有限的時間內,竭盡所能去做不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住持爺爺的時間彷彿暫停一般,亦或是回到了某個沒有任何人參與的過去。

        而我看見了妳眼中映出的亮光與決心。

       

        遠處傳來陣陣熱鬧的太鼓聲,我們告別了住持爺爺和神明大人,穿過被點點螢光照亮的參道與長梯,離開了神社。

       

04.

 

        就和往年一樣,祭典充滿了各種小吃攤位與遊戲攤位,外圍掛滿了燈籠,舞台區還有各種表演,走累了還可以過去看個表演休息一下。

        因為是七夕的關係,路上充斥著許多情侶,尤其是橋的附近,還特地布置成了鵲橋的樣子。而且今年辦了個放水燈的特別活動,據說是在燈上寫下願望,點亮後放入水中,就能實現願望的樣子,似乎是想要打造成地上銀河,我也有點期待看到會是甚麼景象,雖然這一切都是商人的騙術,但不得不說確實挺有頭腦的。

        吃完了超辣炒麵,還有居然放了整隻小章魚的章魚燒,又吃了很甜口感又奇怪但妳就是特別喜歡的千層蛋糕,妳帶著我剛剛射飛鏢得到的狐狸面具,咬著蘋果糖,很開心地東張西望,時不時拉拉我的手臂,要我看看又有甚麼新奇有趣的。

大概是主燈表演要開始了,突然一陣人潮湧入,眼看妳就要被人潮沖走,我下意識地抓住妳的手,這些都是人潮散去之後我才注意到的。

以此為藉口,到祭典結束,我都沒有再放開妳。

「好懷念阿,小時候總是荊一人牽著我們一邊的手,逛著攤位呢。」妳毫無防備的對我露出笑容,我趁機咬了一口妳的蘋果糖。

「阿你都這樣!總是搶我的東西吃!」妳嘟起嘴巴,將蘋果糖拿遠,有點生氣又有點無奈地看著我。

「我就想吃妳的嘛。」嘴巴裡充斥著蘋果糖黏膩的味道,對於為甚麼你會喜歡這種甜得要死的東西至今我仍然不懂。但是,在甜膩的味道也留有一點點妳的味道,那我就接受了。

以這種青梅竹馬的爛理由任性的留在妳身邊,不這麼做的話妳就會離我而去吧。

我牽著妳,走到離河岸有一段距離的小山坡,我們往年一起看煙火的地方。

小時候曾經問過爸爸,為甚麼要到這麼遠的地方看煙火,總覺得這裡人那麼少,一定是因為不好看才會都沒有。

爸爸說,這裡是離天空最近的地方,所以可以看到全景綻放的煙火。

對當時的我來說,我第一次知道了,原來並不是聚集著很多人的地方就是最好。而對現在的我來說,這裡是不是離天空最近的地方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

這裡是我離妳最近的地方。

我們並肩坐在山坡的草地上,妳仰頭看著因為光害而看不見銀河的天空,我則看著妳咬著蘋果糖的側臉,與風輕輕吹過的髮絲。

也許是一時鬼迷心竅,我俯身咬上蘋果糖的另一邊,妳似乎因為我突然靠近而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後退將蘋果糖拿開。

「拿開的話我就親妳喔。」我抓住妳的手,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敢對哥哥的女朋友這麼說,不過反正現在哥哥也不在這裡,現在在妳身邊的就只有我。

妳一臉沒有反應過來的樣子,呆呆地瞪大眼睛看著我,我隔著蘋果糖慢慢地向妳靠近,最後貼上妳唇,與妳的氣息只差了一個蘋果糖的距離。

我輕輕地想要將妳拿著蘋果糖的手往旁邊移動

 

『碰!』第一顆煙火綻放。

 

我瞬間意識過來我到底在做甚麼,慌張地坐回原位,妳好像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呆愣地看著天空。

我也看向天空,一顆接著一顆燦爛又炫目的火花在天空綻放,心跳也跟著爆炸聲咚咚的跳著。我偷偷喵向旁邊的妳,一顆顆小小的、五顏六色的火球在妳的眼中綻放,臉上帶著一如往常興奮又幸福的笑容。

「好美」妳喃喃道。

「是呢」我看著妳,總覺得心裡似乎有甚麼感覺一湧而出,有一點甜,但更多的是酸澀。

 

『我喜歡妳。』

最後一顆最大,排列成愛心圖形的煙火綻放,與我一直說不出口的話,一起消逝。

妳一定沒有聽到。

 

我呆呆地看著甚麼看不到的天空,想著或許一切就和煙火一樣,一起結束了也說不定。

「葵,你快看,那邊!」你突然用力扯了扯我的袖子,興奮地往前指。

鵝黃色的光芒一點一點不規則的散佈在河面,沿著河道擴散到下游,閃著溫暖的螢光,就像是銀河真的降臨在大地一樣。若是在橋上,肯定真的像牛郎織女相會一般浪漫吧。

也許是氣氛感染,我再度牽起妳的手,妳驚訝地抬頭,而我俯身朝妳靠近,蘋果糖的混雜著妳的氣息也離我越來越近...

 

也許是因為一切都真實的太不切實際,一片模糊之後,我睜開了眼睛。

 

該醒了。

 

阿,今天又是七夕呢。

牛郎與織女在今天相會,而我還在已經沒有妳的世界,掙扎得活著。

眼前再度一片模糊。

 

---------------------------------------------

謝謝看到這裡的妳/你/祢(???

我想稍微有看過我寫的東西應該就會知道我非常喜歡神社阿祭典阿蘋果糖阿之類的東西

也許不是喜歡,應該說是憧憬,對憧憬的事物有非常美好的想像(???

好想去日本阿qwqqq

說個題外話,雞胸肉到底要怎麼煮才會好吃啦嗚嗚QAQ(?

那麼就這樣了,

有任何建議都可以在底下留言給我噢!!

祝大家 呃 虐狗...不對,是七夕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ゆん 的頭像
ゆん

ReSTART

ゆ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